飞盘和腰旗橄榄球走红

近段时间,户外运动项目飞盘、腰旗橄榄球在社交平台上的热度持续攀升,成为继露营之后,新火起来的热门休闲运动项目。“飞盘、腰旗橄榄球运动,又有社交属性,又能锻炼身体,如今很受年轻人和亲子家庭喜欢。”曲靖木兰星飞盘俱乐部负责人刘小白表示。记者走访发现,在曲靖,曾经小众的飞盘、腰旗橄榄球等项目如今成为“新宠”,成为疫情下都市青年热衷的“运动+社交”两不误的运动项目,许多人争相体验,发朋友圈晒图晒感受。

2019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将飞盘运动纳入办赛计划,这项运动开始从小众圈层逐渐走向大众视野。

飞盘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48年,最先在国外发展起来。目前,国内主要流行的玩法是极限飞盘——14个人分为防守方和进攻方,接力传递飞盘至得分区,队友在得分区成功接住飞盘,视为得分。

“这项运动结合了橄榄球的达阵得分、篮球的中轴脚技术以及足球的跑位意识。同时,飞盘规则里不允许队员之间有身体接触,这也让男女同场竞技增加了可能。”刘小白介绍,木兰星飞盘俱乐部成立近半年了,目前已拥有“盘友”近千人,大人小孩都有,俱乐部每周会组织3至6次成年组和亲子组飞盘活动,每次参与人数在40人左右。

近段时间的曲靖城区宜步足球体育公园,绿草如茵。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空,飞盘爱好者都会相互邀约前往。开心跑位,展开竞技,欢呼声、呐喊声在这里此起彼伏。

“飞盘在曲靖年轻人之间的传播力很强,我的队友里有音乐人、设计师、医生、公务员、媒体人、咖啡师等。”有3个月“盘龄”的“90后”大余在队里已是老将,他表示,强社交、弱对抗、低门槛让飞盘迅速进入曲靖大众的生活。年轻一族因这一运动中的社交性、趣味性而追捧。不管是以社交之名燃烧卡路里,还是以燃烧卡路里之名社交,越来越多年轻人“动起来了”。

“玩飞盘,运动中燃脂,还能交到许多朋友,比去健身房对着器械运动快乐很多。”大余直言。

“一开始,我想假借玩飞盘拍点美照,发个朋友圈,没想到就喜欢上了。”曲靖姑娘张晨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不仅年轻人热爱飞盘,越来越多的亲子家庭也加入其中。木兰星飞盘俱乐部开发了家庭亲子飞盘项目,引导4岁以上的孩子与父母一起参与。球场上、露营地里,大人孩子一起奔跑,享受同一份快乐。

华灯初上,宜步体育公园足球场上,曲靖海鹰腰旗橄榄球社团的社员们夹在飞盘社群中间训练。“周末,我们的活动名额基本是‘秒空’。”社团负责人阿焜说。

迅速“火出圈”的户外运动中,腰旗橄榄球榜上有名。在玩法上,腰旗橄榄球与飞盘类似,飞盘“火出圈”后,腰旗橄榄球也趁势崛起。

据悉,腰旗橄榄球是简化版的美式橄榄球。腰旗橄榄球是一种非冲撞性运动,比赛中,不允许抱人、推人,防守方拉下持球进攻球员腰带上的腰旗,进攻即被阻止,类似于撕名牌游戏。低对抗性意味着腰旗橄榄球参与门槛低,易普及。

阿焜介绍,飞盘、腰旗橄榄球等运动的玩家主要分两种,即有社交需求的人和寻找新鲜运动体验的人。同是作为小众舶来运动,腰旗橄榄球和飞盘有很强的社交属性和潮流属性。“玩腰旗的人里面,一部分是曾经的飞盘爱好者,一部分曾是健身房的忠实用户或者说运动爱好者。如今,对追求潮流的人来说,健身房运动达人的标签已不够有差异化和个性化,而腰旗橄榄球在国际上的市场化程度很高,代表时尚和潮流文化,年轻人乐于追求。”

腰旗橄榄球的兼容性很强,不同身体条件的人在阵容中都能找到合适的位置。阿焜说:“玩腰旗橄榄球,跑不快或跳不高都没关系,可以灵活跑球进攻,这一点对女生的吸引力很强。而留住了女生就能留住男生。”因此,很多户外运动社群会引入腰旗橄榄球来增强社群的黏性。有球友在社交媒体上这么总结:“‘下班后球场见’对生活在城市的我们来说,论娱乐比躺着打游戏强,论社交比呼朋唤友去喝酒撸串强。”

“新兴运动业态兴起,市民消费升级、审美认知升级,新潮运动成为社交、流量和变现价值的重要场景。”大余评价说。

“疫情下,人们对户外体育、健康生活方式更热情。对线下社交的强烈愿望,带动城市青年为个性化体育项目买单,意味着年轻一代的习惯和偏好正引导着全民健身,全动红利期来临。”曲靖市教体局群体科负责人表示。

据业内人士分析,曲靖新兴运动业态的兴起,让部分投资人看到了商机,助推产业发展,飞盘、腰旗橄榄球等俱乐部越来越多,飞盘、腰旗橄榄球的周边产业如服装等快速发展,还助力运动场地“复活”。

在宜步足球体育公园进行飞盘运动的赵先生表示,他第一次看到别人玩飞盘是在三亚,当时就被轻松的氛围感染。回家后,他开始接触这一运动,如今,他已是资深玩家。

同是飞盘运动资深玩家的张先生,每个月约花费600元在飞盘运动上。他说,装备自购,场地、教练等费用大家平摊。他介绍,对新手玩家来说,参加培训或社群活动是较快接触飞盘的方式,一个月会有几百元的支出。

记者走访了解到,目前,曲靖当地的零基础飞盘体验课价格为每人每场45元左右,核销教练费、摄影、场地、基础器材等支出。“作为曲靖第一家飞盘俱乐部,我真心希望能把这项运动真正融入曲靖城,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和喜欢,通过日常活动与培训打牢飞盘运动的大众基础。”刘小白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