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规定手球判罚应考虑常识和足球精神 足球因不完美而完美

在南非坐了27年牢的黑人领袖纳尔逊·曼德拉说:“世界上没有非黑即白的事情”。2020年9月,世界足坛泰斗罗伊·霍奇森(下图)认为当今《足球竞赛规则》中关于手球的规定是nonsense(无稽之谈)。随后英超通知其裁判员不再按该规则关于手球的规定执行。为何会这样?足球,不是非黑即白的吗?难道全世界不是适用同一个《足球竞赛规则》吗?难到曼德拉的话,对足球也管用?如果足球不完美,有很多黑白之间的存在,足球如何成为世界第一运动?

足球之所以称为足球运动而不是手球运动,是因为足球的金科玉律–《足球竞赛规则》,从1866年开始规定,除了发界外球和守门员在禁区内可用手这两种情形,其它情况下均不允许用手触碰足球。从1891年开始,规定防守队员,在本方罚球区(区)内手球,会被判罚球点球(也就先现在的手球)。从1897年以后,直到2020赛季前,规定“故意手球”才算犯规。

何为“故意手球”?在长期的实践中形成的共识是指:手或手臂主动触球,除非球和手的距离太短,构成意外。

2004年欧足联的欧洲杯的一场小组赛中,克罗地亚守门员处理本方后卫的回传球,结果意外的踢到法国的特雷泽盖的手上后,球弹到守门员身后,法国队射门得分。根据上述规则,裁判判不是故意手球,法国队进球有效。

《足球竞赛规则》的上述关于手球的规定,客观吗?不完全是。因为“故意”的判断权在裁判手上,很多时候这是个主观题。因此很多球队、媒体、球迷长期抱怨,因为在他们眼里的“故意手球”,没有被当值裁判认可,造成不公平。

在此情形下,足球的立法机构–国际足球理事会,在“故意手球”的规定适用了122年后,对《足球竞赛规则》进行了进一步修改:一方面规定无论进攻方还是防守方,如果手或手臂张开或高于肩膀高度,无论是否有意,只要不是被动处理球后球打手,均为手球;另一方面,规定球打在攻方队员的手臂(不管是有意无意的)随即有得分的机会都要判罚手球犯规。

这样,就客观多了。按照这个规则,2004欧洲杯特雷泽盖的进球就要被吹罚手球在先,进球无效。但这样修改,是否符合常识呢?

第一,在起跳时,人会自然而然的打开或举起手臂。2020年9月的英超,连续发生了三个这样的案例。

案例A:在2020年9月30日的英超热刺对纽卡斯尔的比赛中,热刺1:0领先。在终场前,纽卡斯尔在进攻中头球攻门,热刺的防守队员Eric Dier,起跳防守,虽然背对进攻队员,但手臂高于肩膀,球打手,被裁判判手球,纽卡斯尔得到球点球,1:1扳平。

案例B、C:、和上述案例基本类似,在2020年9月中旬英超水晶宫对曼联的比赛中,水晶宫因对手手球得利2:1战胜曼联;但在9月23日对阵埃弗顿的比赛中,水晶宫的后卫因此手球被判点球,因而1:2输球。

前英格兰国家队传奇教练、现水晶宫主教练罗伊·霍奇森认为,不管是水晶宫得利或不得利,最新版的《足球竞赛规则》关于点球的上述规定,为nonsense(无稽之谈)。

第二,手球的处罚,对进攻方和防守方并不一样,特别是对后者的处罚更严厉(点球、红牌),因而当进攻队员和防守队员争头球时,进攻队员的心态更放得开,手和手臂更自然,包括必要时的高于肩膀,以获得更高的高度;而防守队员就束手束脚。

第三,此外人都有用手保护头或关键部位的本能。基于《足球竞赛规则》的上述规定,会不会鼓励进攻队员,在没有明显得分机会时,故意将球踢向在对方罚球区的防守队员的头部或关键部位,以至于防守队员用手保护,变成手球犯规和点球?

基于上述“三问”,您觉得现在的《足球竞赛规则》关于手球规定,符合常识和足球精神吗?

本赛季初,英超的裁判员得到的指示是:严格按《足球竞赛规则2020-2021》版本中关于手球规定的书面意思执行。

在2020年9月,连续出现了上面三个案例后,英超联盟通知其裁判员:在执行上述规定时,要更多的考虑常识和足球精神,而不是以书面意思理解执行,意思就是上面英超的三个手球,可以考虑不判罚球点球。英超的这种做法,是违背《足球竞赛规则》的规定的吗?

显然不是。因为在2015年以后,《足球竞赛规则》就明文规定:裁判员可以用常识和足球精神解释条文的相关规定,常识和足球精神高于书面的17条文,成为《足球竞赛规则》的不成文的第18条。

足球之所以成为世界第一运动,原因很多。和本案讨论有关的,作者认为有下面二个原因:

原因一:足球,是人踢的(球员)、人执法的(比赛官员)、人指导的(教练),这三类人都会犯错。足球就是一系列错误组成的,获胜的是犯错少的,或者把握对方犯错机会多的那一方。

错误下,有可能的不当得利者。1986世界杯马拉多纳对阵英格兰的上帝淘汰英格兰和亨利2010世界杯欧洲预选赛对阵爱尔兰的手球停球后帮助法国进球淘汰爱尔兰,就是两个例子。因为错误和遗憾,和其他项目比,足球有更多意外,弱队更有机会胜强队,足球才受到更多人的喜欢。据美国科学家统计:在世界各种职业球类运动中,结果最不具有预测性的是足球;因为错误,足球才成为人们的话题。

在这个精神下,一方面足球和各项运动不一样,其竞赛规则非常简单,只有17条。规则没有规定的,是相信球员的体育精神;如有争议,靠常识和体育精神来裁判。

另一方面,足球比赛给了裁判员相当大的自由裁判权,允许裁判员适用“足球精神”和常识,来理解和执行明文规定的17条规则,而常识和足球精神是没有明文解释的,可由裁判员解读。

由于上述两种情况,裁判员的判罚,争议很多。这样就考验球员和教练员的服从裁判员的能力,也给足球带来很多话题,也有很多遗憾。

和马拉多纳和亨利相反,2014世界冠军德国队成员克洛泽在意甲2001-2002赛季代表拉齐奥踢球时,手球进球后,裁判认定有效;对手抗议后,裁判上前询问时,克洛泽主动承认,裁判改判进球无效,克洛泽得到国际足联公平竞赛奖,成为佳话。

因为错误和遗憾,足球不完美;而普通人都不完美,月亮不长圆;因此,足球才贴近生活,因而足球成为人民的运动。

足球,是留给人(裁判员)来进行公正的判断呢,还是尽量让“客观”规则本身进行判断呢?

所以戴尔那个手球就不该判(讽刺)说这些没有用。没有准确的标准,对于这种模棱两可的规则的判罚标准还是由主裁决定

既然判了就一视同仁啊,有个VAR给你看还是视而不见那足球因裁判不完美就没意思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