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里手球漏判?判罚与越位无关手臂触球的位置是关键

今天凌晨,英超联赛第27轮,埃弗顿主场0:1不敌曼城,第83分钟曼城队员罗德里在本方罚球区内手臂触球,裁判员没有做出判罚,引发了较大的争议。

我们首先来回顾一下埃弗顿的这次进攻过程。83分43秒,埃弗顿传球给里沙利松(这也是大多数球迷讨论的越位情况),第二助理裁判员斯图尔特·伯特没有举旗示意越位,里沙利松带球突入罚球区被埃德森拦截,随后在83分48秒罗德里手球,当值主裁保罗·蒂尔尼没有判罚犯规,比赛继续进行。84分01秒,埃弗顿11号格雷将球传给左路队员时,接球队员越位犯规,第二助理举旗,裁判员做出了越位判罚,比赛随即进入死球阶段,并等待VAR核查刚才的手球情况。

罗德里的手球是否构成犯规?根据多名记者报道,VAR无法确定球击中的位置是否属于规则中所定义的“手臂”,所以没有介入。目前英超所执行的2021/2022《IFAB足球竞赛规则》中这样规定:“在判定手球犯规时,臂部的上端边界定义为与腋窝底部齐平。”

通过定格画面,可以看到罗德里手球的部位似乎已经低于了腋窝底部的分界线,也就是说很可能属于规则中所定义的“手臂”的区域。根据规则,一旦场上出现疑似点球、红牌、进球、处罚错误对象的错漏判,VAR便会在“小黑屋”里开始“静默检查”,只有发现确实存在“清晰且明显的”误判时,VAR才会与主裁交流,建议其场上回看(On-field Review, OFR),或直接告知其判罚建议(涉及到越位与否)。VAR最终没有介入,只能说明当值VAR克里斯·卡瓦纳不认为接触位置属于“手臂”的范畴。

可以明确的是,在进攻过程中第二助理并没有示意里沙利松越位,主裁蒂尔尼最终的越位判罚是针对手球后出现的越位情况。VAR在回看手球时,一定也会注意到整个进攻过程(Attacking Phase of Play, APP),如果里沙利松确实处于越位位置,那么最后所显示出的判断就不是”No Handball by Rodrigo”了,而应该是”Offside”。

本次事件中,蒂尔尼在手球后并没有做出判罚,比赛继续进行,随后埃弗顿左路队员(疑似为肯尼)越位,蒂尔尼吹停比赛,当时VAR仍在进行手球核查,所以比赛暂缓恢复。VAR完成核查后,认为没有“清晰明显的点球漏判”,所以就没有建议蒂尔尼场上回看,比赛是在手球后出现越位犯规的地点恢复的,而非里沙利松接球的地点,更加排除了里沙利松越位的可能性。

那么问题只剩下罗德里是否手球了。2021/2022《IFAB足球竞赛规则》是全球所有足球赛事统一执行的,对手臂界限的定义也是一致的,对于这个位置的触球,至少英超联赛在对规则的执行上保持了一致。北京时间2月14日凌晨,英超第25轮,莱斯特城主场被西汉姆联2:2逼平,西汉姆联队员克雷格·道森打进绝平进球前有手臂触球的情况,同样是这个相似的位置,VAR核查后也没有介入。

《IFAB足球竞赛规则》为了区分手臂和肩部,已经做出这样明确的分界线用以区分,但还是无法避免争议的出现。真实比赛中,球员并非规则上的假人,手臂上没有那条分界线,触球点不会如此清晰地刚好高于或低于那条线,那么就只能根据联赛所建议的尺度以及裁判员和VAR个人的看法来做出最终的判断了。最后只能说,这就是足球。

分析的挺好,说白了就是个吹不吹点37开的球,但裁判选择不吹,我是不太爱信谁控制了英足总的这一套,只能说这次运气在曼城这边

这个吹了更不合理。明显有收手臂的动作,而且身边并无进攻球员,有故意手球的必要吗?

要说越位在先,那还能接受。如果说这球不在手球范围内,那就是黑哨了。罗德里手臂有张开的倾向,扩大了控球范围,才把皮球控制在自己的脚下,属于获利的行为。而且皮球不是正面踢来的,不属于球打手,他没有受任何干扰,就是自己没处理好。如果这都不算手球犯规,那不知道还有什么算手球了

如果是以前。这个球就吹了。但是新规则的手球判罚。似乎让判罚更充满争议,让裁判更犹豫。其实我们印象中的手球。就是防守的时候,手臂张开,扩大了防守面积。关于被动,还是主动。我只能说,明显的肯定是没问题。但模糊的,也就看裁判他自己的意识判断了。

Leave a Reply